是个咸鱼呐柳末

lof有人日算我输

【狛日】日向美与狛枝子

  “你生气了吗?”


  第一章学级裁判后的狛枝笑着移开停在面前的拳头,这么询问着日向。


  日向没吭声,只是在二章的时候放下盘子就走,没有回头看一眼。


  “你生气……诶诶日向君?预备学科?”


  四章的时候日向实在疲于应对狛枝一遍又一遍的“预备学科”,索性选择性无视了狛枝所有的话语。


  狛枝看着日向的背影,卡在喉咙里的字句被声带压迫回去。


  你生气了吗?


  后来日向站在经历火焰后还留有余温的仓库,周围也是一片焦黑,只是中间那个人的身体已经冷了下去。


  脸颊有了湿润的触感,他抬起手抹掉。


  不久后的将来日向坐在狛枝的营养舱旁,心电图垂死挣扎的发出惨叫。


  他隔着玻璃和几十厘米空气的距离描绘狛枝的脸型,厌倦后又把头埋进臂弯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你生气了吗?


  营养舱从未弹开,耳边没有真切的声音,头发没有被恶劣的戳弄,一一确定后无所事事的保持原来的姿势。


  而在开始就已经确定结果,只是侥幸感作祟驱动着信任为零的可能性而已。


  ——你生气了吗?


  他一定会这么再问一遍。


  日向闭着眼把自己缩成一团,就好像他还在和那个人相拥入眠。


  ——你早就知道的吧?所以才那么肆无忌惮?


  ——即便如此还是要我挑明吗?


  ——……恶劣的家伙。


  ——那你听好啦。


  ——我啊,一直,一直都没有生过你的气啊?


  所以啊——


  醒醒吧?


  你所期待的希望,我创造给你看呀?


  眼泪砸在玻璃上,心电图发出悲鸣后化为直线。


  END.


  


  


风声好紧的样子

刚了解发生了什么……

我要避一下吗

……没人回复中午12点把文章锁一下好了


【狛日】Candy

写作迟到的万圣节贺文,读作 @阿影@狛日当铺大老板 的点文

(感觉自己没脸艾特了)

没赶上万圣节也要过万圣节!!!(理直气壮.JPG

昨天半夜肝到一半突然肚子疼,真的绝望orz……

原本只是想写普通的赖床,结果写着写着变了方向(。)

好了,这篇码完大概接下来的那篇文我可以安心码了

————————————

  未来机关第四支部部长,超高校级的未来,曾为希望之峰预备科的一员,后为“神座出流”,现兼职一同就职于未来机关的狛枝凪斗的恋人,日向创。

  目前经过3天的连续加班后终于换得1天的假期,还是十神少爷看在万圣节到了的份上。

  未来机关真会压榨人.JPG

  因为恋人已经在几天前出差,所以本人不太想出去逛,也被压榨的差不多的社畜日向决定干脆睡到自然醒。

  赖床的美好不用解释,能够赖床一定是借走了狛枝的幸运。

  所以这是未来大人现在睡死在床上的原因。

  原本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被谁悄悄地掀开了一点,阳光十分配合的迅速透过缝隙溜了进来,照在日向的侧脸上。

  “日向君……”

  似乎有人在叫自己。

  睫毛颤动了几下,与睡魔斗争的日向挣扎了一会儿,又抽出时间来思考自己要不要睁眼,然后再次心安理得的睡死过去。

  管他呢,继续睡。

  “……”

  天真的以为这样就能叫醒懒虫的狛枝叹了口气,干脆把鞋子脱了翻身上床,骑在恋人的腰间。

  因为这个姿势有些难受的日向不满的梦呓一声,挣扎无果后又陷入梦乡。

  难受就难受吧,被子好温暖,不想起来。

  ↑为了睡觉什么都不管了呢,完全复原了懒虫的思考方式。

  因为突然出差所以忙了好几天才得以匆匆赶回来,出差地点快降到负数的温度让他无比想念日向温暖的体温。

  途中自己甚至产生了『干脆直接罢工回来好了』,但是担着十神少爷的一句『事情如果办好,给你和日向放3天带薪假』硬生生的赶完了工作。

  期间没有日向君让自己抱着充电真是绝望级别事情的程度。

  拼命赶工作的狛枝只剩下几格电以免关机。

  所以由上得出结论。

  狛枝凪斗——出差4天没有日向充电——现在极度缺少日向成分——需要紧急充电。

  参上。

  所以狛枝移开了目光,用手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装饰,带上了一抹浅笑,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身下睡的正熟的日向。

  ——要从哪里开始呢。

  目光停留在沾染了一点粉色的脸上。

  ——这里好了。

  看上去很软的脸颊让狛枝有些蠢蠢欲动,伸出魔爪向有些粉红的皮肤袭过去——

  然后,

  没有……哦不对还有。

  “叮铃铃铃铃铃铃——”

  有些刺耳的闹铃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真是不幸啊狛枝同学,看来你很可能要再断电一阵子了。

  要把这个闹钟扔掉,绝对。

  就在今晚好了。

  面无表情的狛枝这么毫无波澜地想着,然后对上了未来先生惊讶的脸。

  还有一个放大的拳头。

  “呜哇……狛枝?”

  什么情况?

  日向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没有认出自家恋人,并且差点一拳头砸到那张好看的脸上。

  绝对没有。

  ……没有。

  ……

  好吧,但归根结底不是他的错——主要是这家伙的服饰有些……呃。

  说到底,他也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好吗。

  “……你那是什么装扮?”

  眼前的人一副中世纪贵族的打扮。

  狛枝的皮肤本就属于偏白的类型,也缺少色彩,黑色的布料再往他身上这么一套,偏白的皮肤被衬的直接走向苍白的类型,看过去总有吸血鬼的既视感。

  透过窗帘缝隙的阳光不偏不倚的停在狛枝的旁边,加上他现在挂着的笑容,就像一只进食前打量猎物的吸血鬼。

  同时好看到让人移不开眼。

  ……算了,眼福还是饱了的。

  狛枝有些不开心,他觉得日向是忙傻了,也许将他出差前重复了好几次的事情也忘了,所以他决定抽空“稍微”投诉一下未来机关的巨大工作量。

  顺便教训一下健忘的预备学科。

  “只是万圣节的小装饰而已,虽然穿在垃圾的身上很难看就是了。”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不应情境的闹钟还在响,日向顶着狛枝有些热情的视线伸手把它关掉。

  “你是几岁的小孩子吗?还玩儿cosplay”

  是不是还准备敲门要糖吃。

  想象着狛枝顶着20几岁的身体挂着孩童般的笑容敲门要糖吃的情景,日向……意外的不觉得有什么违和感。

  自己已经对这个家伙产生了无底线的包容吧。

  是吧,对吧。

  早就想通的日向自暴自弃的竖起身后的枕头后靠了上去,让自己更方便的和吸血鬼交流。

  并不知道日向在想什么的白毛吸血鬼撑着头做出思考状。

  “是小孩子噢”

  “但是是专属于日向君的25岁小孩子”

  给出答复的人身子向前一倾,就这么趴在了日向的身上,把脸埋在隔着一层布料的锁骨处,然后伸出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抱着他。

  似乎觉得这么回答还不够,想了想又抬起一点头让自己能够清晰的补充:

  “也只向日向君要糖吃噢”

  久违的又蹭到爱人锁骨的棉花糖并不知道他的话给对方带来震惊,他只是感到自己正在蹭的目标顿住不动了。

  “怎么了?”

  ……完蛋了,被撩拨到了。

  这还是那个狛枝吗?

  可恶,这家伙的情话技能点数是什么时候点满的,明明之前还为负数。

  一定是这几天对他经常痴汉性表白的免疫力下降了,一定是。

  脸红的未来大人坚定的忽略了“其实是自己太容易被撩拨到”“其实是几天不见也很想他”的选项。

  “没什么”

  “还有重死了,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后拽起旁边的枕头一脸嫌弃的拍到压在自己身上的狛枝的头上。

  “好痛,反对暴力啊日向君”

  被枕头攻击后故意夸大事实的某只棉花糖“吸血鬼”顺势拽住了枕头,乖乖的翻了个身滚到一边,然后掀起被子把自己也塞了进去。

  不安分的手再次环住日向的腰,心满意足的狛枝靠在恋人的胸前。

  衣服冰凉的温度让日向即使穿了睡衣也打了一个寒颤,但是碍于狛枝抱的太紧所以挣脱不了。

  索性放弃挣扎的日向任由狛枝环着自己,两人就这么安静的待了一会儿他后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没记错的话其实是要一周的时间吧。

  “唔……我也只是刚回来而已”

  “原本预定是昨天晚上到家,但是因为去买了一些东西又堵了车,所以错过了航班呢”

  日向:……

  日向的视线移到狛枝穿着的衣服上。

  “为了买这身衣服?”

  “并不全是”

  有些不情愿抬头撑起身子的狛枝伸手捞过床头柜上一个有点鼓的袋子递给日向。

  “因为是临时起意,所以选的有点匆忙,不过应付一下今晚讨要Candy的小孩子还是可以的~”

  喂喂,这么随便真的好吗。

  而且你现在不就像个要糖的小孩子吗。

  看来待会儿要出去再买……咦?

  在心中吐槽的日向扒开袋子,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惊讶的挑起眉。

  没想到这家伙所谓的“应付一下”,其实就是各种糖果混杂在一起形成的一大堆糖果。

  ——什么啊,没想到准备的挺齐全的,看来是有好好准备应对而且期待今晚的。

  “看来超高校级的幸运是个傲娇呢”

  傲娇的幸运哼了一声,向后倾斜把自己砸进了柔软的床铺。

  “大概是五十步笑百步?不过现在应该是百步笑五十步吧”

  “彼此彼此,已经把傲娇贯透彻底的超高校级的傲娇”

  “是未来”

  “是是”

  含糊的糊弄了一下,狛枝伸手把袋子放到一边,然后拽着他的日向一起缩进被窝。

  “……干什么?”

  “不干什么”

  日向被这回答搞的有些摸不着头脑,索性不再回答,安安静静的让狛枝圈着自己缩在温暖的被窝里。

  狛枝也没有接话的意思,寂静的空间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这之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最后是狛枝打破了僵局。

  “……日向君?”

  “呼……嗯?”

  ……快睡着了吗。

  抽回一直在日向脊背上煽风点火的手,有些挫败的狛枝晃了晃日向。

  “还不能睡哦,还有事要做,好了快起来”

  原本是想煽风点火然后一根火柴下去直接变成熊熊大火的,没想到煽风点火的对象目前的状态根本燃不起来。

  “什么事啊……”

  有些不满的日向揉了揉眼,强迫自己打起精神,然后抬头看着狛枝。

  “要说就……唔?!”

  措不及防被堵住嘴的日向散了睡意,睁大眼看着狛枝放大无数倍的脸。

  如果只是平常的接吻还好,或许他还能回应一番,但日向明显的感觉到狛枝在强硬又不失温柔的想要往自己口中渡入什么东西。

  是什么?

  直到牛奶的甜味在他的舌尖散开。

  ……奶糖?

  察觉到是什么后也就顺从下来乖巧的伸手抱着对方的脖颈,同时给出回应。

  津液混着糖分在嘴边流下,被渡来渡去的奶糖逐渐变小熔成糖液,直到最后一丝也溶解至尽。

  狛枝最后舔舐了一下日向的牙根,然后从口腔内退了出来。

  调整呼吸的日向感觉自己怀里被塞入了什么。

  他就这么拽起狛枝的手看。

  是一个手掌大小的袋子,从凸出的形状能判定是糖果。

  “是万圣节的礼物哦”

  “作为讨要糖果的日向君的礼物”

  脑袋被不重的敲了一下。

  “日向君你真的很爱使用暴力诶”

  “擅自加戏的给我闭嘴,还有谁要糖了”

  无良的吸血鬼打了一个无良的哈欠,十分自觉的忽略了日向的话。

  “那么,轮到我了”

  “……哈?”

  “既然这边已经送出糖果,那么日向君那边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表示什么?”

  “我的那一份糖果”

  “收到糖果的日向君不准备回礼吗?而且这边原本就是讨要糖果的一方呦”

  “……”

  日向努力思索家里是否存留糖果。

  “……你可别没有准备”

  狛枝也大概是看出了什么情况,半晌出声道。

  “……”

  日向莫名觉得自己多了一层负罪感。

  “……”

  “……”

  两人相视半天。

  “我待会儿出去买”

  “……”

  “……嘛”

  “算了”

  狛枝叹了一口气,他觉得和自己的这个恋人在一起时叹气的次数抵得上他几辈子的次数了。

  “原本是想留到最后的大餐来着,现在只能当做正餐直接吃下去了”

  对上日向疑惑的眼神。

  狛枝突然笑了,有些突然。

  他再次凑了过去,吻住了恋人的唇。

  再次分开的时候两人的脸颊都染上了粉红。

  “很甜”

  狛枝一脸正经的给出评价。

  “所以”

  “不用去买了”

  “这里不就有一个甜甜的糖果等着被吃掉吗”

  听懂了这家伙言外之意的日向红着脸暗骂了一句。

  “日向君,还困吗?”

  “有点”

  “那样的话”

  “介意赖会儿床吗……?”

  强装镇定的未来大人再次把自己缩进了被窝

  “晚上起不来绝对绕不了你”

  “是是”

  吸血鬼笑着抱着他的恋人,准备索要属于他的Candy。

  “那么吸血鬼开动啦”

  

  

TBC or END……?

————————————

我都写了些什么……(扶额

【业渚】Assassinator

  突然来了兴致的业渚小短篇x

  很短注意x

  后续是什么能吃吗x

  设定是渚是个杀手并没有在黄老师的班级里,杀老师也没有会毁灭地球,寿命和普通人类一样,仅是为了防止造成威胁被监视着。

  哦对了师嫂也好好的活着,目前状态与杀老师同居(ni

  总的来讲就是普通的和平世界x

  以上OK?

  走你↓

————————————

  业走在街上,就像平常那样。

  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的天空被黑色的幕布遮盖,只有一个散发着微弱亮光的弯钩状的月亮挂在上面。

  因为某些原因耽搁了好久才能回家,饶是他现在也觉得身心疲惫。

  拖着脚步向家前进,回去就把书包扔在沙发上,好好的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到床上睡死。

  这是他的大脑现在唯一能总结出的。

  左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右手提着包,尽管疲惫,淡橘色的眼瞳依旧微微眯起,直视着前方被路灯照亮的黑暗深处。

  有人走过来了。

  蓝发扎成双马尾,湛蓝色的双瞳带着笑意,嘴角也微微勾起,绽着谁都会有的普通笑容。

  身上还穿着校服,手上握着棒球棒,脚步有些匆忙,看起来是和朋友畅快淋漓的玩儿过头后忙着向家赶以免父母担心的普通学生。

  整个人没有太大的特点,但皮肤比任何一个正常男生都要白,头发看上去也不是一个男生会有的长度,过于中性化的面貌让人容易弄混,如果不是看清了喉结赤羽业也差点儿以为对方是个女生。

  不用管,就这么擦肩而过就好。

  就这么做出结论,业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稍微加快了脚步,凉嗖嗖的夜风让他更加想念自己的被窝。

  好像忘了什么……?

  是什么?

  总觉得某些地方被自己忽略,赤羽业皱起眉思索,不对劲的感觉在心中越放越大。

  两人的距离越缩越短,也就越看的清对方带着匆忙的笑容。

  疑心自己是不是多想,却在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猛的醒悟。

  『没有脚步声』

  得到这一点的同时就突然被爆发开来的杀气震慑,大脑高声鸣叫着危险的信号,刺眼的反光在眼前闪过,赤羽业下意识的蹲下打了个滚来躲避。

  蓝色的瞳孔依旧绽着浅浅的笑意,许是看到他居然躲开了,带上了许些的惊讶。

  漫不经心的甩掉匕首上的血液,随手把棒球棒扔到了一旁,然后转身直面距离过短而躲避不及的肩膀被染红后警惕的盯着他的赤羽业。

  晚上好。

  他这么笑着说,然后再次举起了匕首,不出意料的看到对方看到他的脸后惊讶的淡橘色瞳孔。

  好吧,其实他也很意外。

  在心中这么纠正自己。

  谁能想到随便接个单子对方就是几年前的老朋友。

  虽然严格来说只能算的上是熟人。

  赤羽业强迫自己挂上笑容,然后重新面对这位他曾经的同班同学。

  晚上好。

  他就这么把话接下去。

  “潮田渚”

  

  END or TBC……?
  

  

  

所以说狛日果然有毒吧

不知道几个月以前的上学期吃完饭的一个中午
我:你别看我萌狛日,但是我绝对不会写狛日
朋友W:……所以你不是白嫖吗?
我:……
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JPG
然后想想自己那时候的话
翻译过来不就是:
我柳末就是死外边儿,从这儿跳下去,我都不会码狛日,一个字都不会!

……为什么我写不出狛日万分之一的好

占tag致歉(′゜ω。‵)
大概是40fo吧……?
(这40fo真突然(闭嘴
总之车刀糖随便点,哪个顺手写哪个(ntm
数量不限(x
随时咕咕咕,虽然会给但是指不定要拖到什么时候(。)
cp仅限狛日√
(话说我现在欠稿贼多搞这个真的好吗

啊哈哈哈这样的不幸后一定会有超大的幸运!!

有什么是比作业超多还要不幸的?

手稿忘学了(沧桑笑

关于个人

卡文了于是来自我介绍一下

首先,这里柳末☆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特别垃圾(划

QQ:1833287024

欢迎来扩列私聊吹狛日吖!!!

虽然我是躺列表里不说话空间里还瞎转发那种(揍

(那你还有脸说

没人会扩列的

虽然我是个写手但我的梦想是成为画手

好吧不可能的(目死

因为我连文都写不好(蹲墙角

关于混的圈:

目前主混弹丸,主更cp狛日

也许会有其它的杂文之类的

关于本命:

本命的王座献给狛枝君和日向君

他们是世界的宝物!!!

他们怎么那么可爱hshshshshs(痴汉吗

双本命了解下 bu

关于cp:

本质为杂食党,但是是那种确定攻受就不会逆的那种

遇到狛日之后治的干干净净

弹丸cp主吃狛日王最雾苗

雷点为弹丸中关于狛枝日向个人向(除狛日)的一切
日狛只吃清水,亲亲都不吃的那种
(因为是神日一人论所以一人论的狛神也吃的下√)(但是不吃车)
(神日非要说我吃二人论的亲情向!!)
(但是不吃车)
(悄咪咪)
(但是不吃车)
(闭嘴吧你)

其余杂食

关于注意项目:

是个沙雕网友

日常是沙雕

因为是沙雕网友不会真的生气

但是炸了后会很严重

如果你让我炸了我会和你死磕到底(划重点

是个无脑创吹狛吹

flag小能手

时常发疯更没有后续的短篇

会疯狂真香

经常咕咕咕

我是一个伟大的鸽手(闭嘴

以上!

请多指教

ヾ(´∀`。ヾ)

结果我废话了半天说了些什么(揍(小声bb

……我要冷静我是鸽子我是鸽子我是鸽子……(试图催眠自己

……来啊,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