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咸鱼呐柳末

请千万别催更佛系写手

dalao和我

【狛日】日向饲养日记(三)

我刚意识到文不对题(应该?
管他呢╰(:з╰∠)_
很水注意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结orz
原本只是想写一个短短的小甜饼来着
因为绝望篇我是跳着补完的所以……
欢迎打脸:D
私设如山注意
巨型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只继承了一半才能的创妹注意
虽然有希望育成计划但是并没有发生绝望事件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以上OK?
↓走你
————————————

“已退学?”
狛枝翻阅着手上的资料,上面日向的照片上印着大大的“已退学”
“……”
若有所思的把资料放回原位,再次检查了一遍确认已经消除了有人进来的痕迹后,狛枝离开了校长室。
至于监控?哈,刚巧碰上了学院内所有监控无缘无故坏掉真是幸运。
已退学?为什么呢?还没有人知道,刻意隐瞒的吗?但就算如此已经退学的日向为什么会在那里?还是那副样子?
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答案,但是还需要证实。
狛枝向外走去。
为什么这么在意他?
(……↑你别问我问当事人去我害怕我怂)
嘛,虽然因为那个预备学科而不能看到充满希望的大家展示希望,但是也只能浪费他这个垃圾的时间了呢,超高校级的大家的宝贵时间可不能浪费在这里。
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自我安慰了一下,狛枝东绕西绕,最后停在一扇门前,拿着自己在地上捡到的卡刷了一下。
“咔哒”
推开门,里面是放在桌子上的电脑,周围凌乱的文件。
拉开椅子坐下,狛枝打开了电脑。
“密码?”
低头略思索,狛枝瞟向了旁边贴着的便签。
“……”
是这个吧?
打入了一连串的字符后,显示出了密码正确。
啧。
连狛枝都忍不住感慨了一下居然真的对了。
真随性呢。
虽然他也没资格说这种话,毕竟他本人就是凭兴趣做事。
啊,为了希望时除外。
眯起眼看着电脑屏幕,滑动鼠标继续翻阅信息量惊人的字。
【成为人类希望的真正的天才】
【对「超高校级的的希望」的研究和育成的计划】
【受验者将会获得这个世界所有的才能】
【受验者自身的感情,感觉,思想虽然会被破坏】
【但对于实现「超高校级的希望」,拯救世界来说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目前受验者已继承一半才能】
【研究已经转向实践,监视受验者】
【目前记忆已清除完毕】
【原人格已消除一半,为保失败后可重新开始,与记忆一齐寄放于U盘里】
【完全消除人格并保存预计在半个月后】
……
“……哈?”
用手撑着桌子站起来,狛枝没由来的一股愤怒。
虽然总在说着自贬的话,但是狛枝不笨。
相反,聪明的可怕。
所以他只要把所有线索连起来稍微动动脑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样一来就确定那个头发长的过分而且比他还乱的人就是日向创了。

……所以说那个预备学科已经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
把自己的大脑随意的给他人玩弄?还妄想着成为希望?
明明只要跟他这种垃圾待在一起就好了,平时光是混入充满希望的大家中间还成为了中心什么的就够人火大的了。
完全没注意到自己重点错的离谱的狛枝同学只想立刻回家,揪住那个预备学科的领子对他灌输三个小时的希望理论。
(↑没开窍的狛枝同学也迟钝的可怕呢)
(↑重点错了真的灌输三个小时的希望理论会出事的)
(↑我看你也重点错了)
(↑够了别凑字数)
————————————
在学校心不在焉的度过了一个下午直到放学,向雪染老师请了假的狛枝拎着包踏上了电车。

先在房子附近转了一圈,锁上的窗户没有打开也没有撬开的痕迹,狛枝掏出钥匙开了门。
没办法,为了防止意外也防止没有记忆的日向趁自己不在逃走,狛枝只能机警点儿了。
他可不想在人海里刨日向。
“我回来了”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人抬起了头,用那双漂亮的异色瞳看着他。
“啊……欢迎回来”
还是那副装扮,连手套都没有脱,头发也披散着,领带系的也很完美。
换好鞋,把包放好的狛枝,坐在了日向对面的沙发上。
“呐……”
狛枝想问什么,但到了嘴边又吐不出来。
“你……”
他能问什么?你为什么要去参加那个实验?还是你能记起来什么?
毫无意义。
他完全没有资格,去询问日向这些问题。
只有狛枝自己最清楚,自己之前找的理由只是自欺欺人而已,只是怀抱着连自己都不明不白的感情去调查。
……糟糕透了。
“怎么了吗?”
对面的日向歪着头看着他。
“……没什么”
先把晚餐解决了吧。
摸手机点外卖的狛枝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丢了。
“……”不幸。
深知一直靠外卖过日子的自己家里不可能有煮饭的食材,狛枝站起来准备硬着头皮出门。
……顺便拽走了日向。
围观狛枝被洒水被踩到脚踩到落了一地的饮料罐而差点摔倒后,伸出手接住从上方砸下来的铁盆的日向已经是在用看稀奇动物的目光看着他了。
狛枝:……
他被许多人这么看着过,但是唯独不想被日向这么看着。

回到家由日向做饭,深刻理解到狛枝幸运的日向并不敢让超高校级的幸运接近厨房。
会炸的。

TBC.
————————————

围观狛枝被洒水被踩到脚踩到落了一地的饮料罐而差点摔倒后,伸出手接住从上方砸下来的铁盆的日向已经是在用看稀奇动物的目光看着他了。
狛枝:……
他被许多人这么看着过,但是唯独不想被日向这么看着。
看个屁哦。
狛式冷漠脸JPG.
为什么不能看。
神座出流脸JPG.
————————————
↑以上是准备写的,写完我发现太ooc了,于是删了。

突然想吃幼驯染。

【狛日】因为想不出名字就不取了

不废话了,人生第一次开车(捂脸

为了写车把收藏所有车又看了一遍(捂脸

修了好几遍还是好垃圾(靠

就这样(溜了溜了

题目:痕迹
@狛日专属粮仓

和平时间线

巨型ooc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跑题了好像(闭嘴

以上OK?

↓走你

————————————

“狛枝……!”

日向现在只想一脚踹开压在他身上乱啃的白毛本科生。

放学后在预备学科的大门口堵人,然后不由分说的拉着自己无视一路的视线拽着离开。

“呐,日向君”

把预备学科堵在角落里的本科生头次认真的看着他。

“今天晚上去我家吧?”

————————————

鬼迷心窍的答应后就被狛枝带回了自己家,然后吃完饭就被强硬的抱着回了卧室。

日向:诶呦我去原来你抱的动我啊。

狛枝:……呵。

被摁在床上亲到迷糊,衣服也被扒了一半,被打了一下之后埋在他锁骨啃的本科生终于抬起头,看着他:

“……可以吗?”

反正拒绝也没用。

死皮赖脸磨到预备学科终于答应的本科生没心没肺的这么想。

————————————

(↓无脑开车注意)

辣眼渣车注意

https://shimo.im/docs/Qzm9wYigUAMlf4Re/

————————————

第二天在学校的日向微笑着把领口拉的严严实实,应付着周围人疑惑或者担心的话语。

——夏天这么穿不热吗。

——啊啊,没关系的。

顺带无视了挂在他肩上的不明生物。

————————————

啊啊啊啊啊啊手机发链接我vqodbwosbelalqij

简直气哭我

彻底放弃手机发链接(眼神死

这篇肉真的写的我心情复杂

从周一卡到现在(靠

看别的太太的车的我:(360度无死角回旋升天了解下

看自己的车的我:……这哪个sb写的

(靠
补档在评论里↓
需要重新补请私聊╰(:з╰∠)_

偷懒摸个吼姆拉……
谁都知道我不会画画系列orz
因为原图只看了几眼还是凭感觉画的所以……
不忍直视JPG.
哪天把原图刨出来临摹一下好了

【狛日】表里不一

文不对题系列
继续不务正业(?
狛枝的文字量我qosbwufkhaj(这货真难驾驭(明明是你太菜
还是日向好(抱紧(等狛枝你放下枪
题目:发烧
@狛日专属粮仓
ed后
两人已交往
私设如山注意
巨型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以上OK?
↓走你
————————————

发烧了。
听医生说烧的很高,幸亏及时送过来,不然差一点点就要烧坏脑子了。
所以这就是昨天能够拉着日向君一起走的幸运换来的不幸吗?
还以为那一路的奇怪的目光就是代价了……真是太天真了,和日向君一起走怎么会仅仅是那么小的代价呢?说不定后面还有呢。
话说日向君怎么还不来?是遭遇绑架了吗?还是有了外遇已经懒得理他这个垃圾?
不管是哪个好像都不乐观啊……
狛枝躺在床上,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因为发烧而昏沉的脑袋让以往这个冷静的可怕的家伙心理年龄直线下降。
耳边传来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黑棕发的青年开门走了进来,站在床边的椅子旁,坐了下来。
“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啊……”
日向无奈的看着自家恋人。
“预备学科级别的问题呢,昨天那么大的雨不用想也是没带伞吧”
脑袋昏昏的,难受的要命。
把人扶起来喂了一杯的热水,因为睡久了而干的嗓子得到了缓解。
“比起这个,居然是预备科的日向君来看望病人,我还以为是充满希望的大家呢……但想想也是不可能的吧,毕竟是像我这样……”
虽然发烧,但是话痨如狛枝,仍坚持着说出了一大堆的自贬话语
“是预备学科我还真是对不起啊”
“所以说还是无能的日向君的错”
无视了对方的吐槽的狛枝哼了一声。
“哈?!”
“因为日向君没有才能啊,是预备学科的啊,就算现在也只是人工的希望,和我这种垃圾一样,所以也只能和我这种垃圾待在一起了”
“喂你别岔开话题……”
“并没有哦,没想到连理解力都是预备学科级别的呢”
“你还是闭嘴吧混蛋”
被他气到的人头疼的捂额,又好笑的觉得自己幼稚。
真是……一个发烧的笨蛋,我较什么劲啊。
在日向陷入自我嘲笑时,狛枝坚持的蹭了过去,伸出手,搂住日向的脖颈,把人压下来后啄了啄恋人软软的唇,然后才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尖探了进去。
被他搂着的恋人睁大那双漂亮的异色瞳,看着放大无数倍狛枝的脸,但碍于他在发烧却又不敢有太大的抗拒动作。
“呜……狛……狛枝!”
感觉到狛枝的手探进自己的衣摆,日向一把把人推开,瞪着躺在床上装无辜的人。
“你还在发烧!”
用了强调的语气。
一脸无辜的人再次蹭了过来,伸出手抱住了日向,用脸蹭乱日向刚换上的居家服上整齐的领口,像小孩子一般贪恋着他刚出差归来身上还有些凉的温度。
“你是小孩子吗?”
日向失笑看着心理年龄直线下降的狛枝。
含糊的应付过去,狛枝把日向几下扒拉进怀里,拉到床上,埋进对方的脖颈里。
“诶,诶?等……”
“日向君,我困了”
“但是——”
“我困了”
超高校级的幸运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一动不动,一副“我不管我不听”的样子。
好热……
发了烧的狛枝体温明显比平常高。
日常狛枝的体温偏凉,因此在夏天日向十分喜欢被狛枝抱着睡,即便到了冬天也还有暖气。
但是——
现在狛枝发着烧他根本不敢开空调啊。
绝望。
————————————
==========

“预备学科真是莫名奇妙,约我来这里就算了,结果到现在都在沉默如金?”
对面的日向低着头,从狛枝来时就没抬过头。
“预备学科至少回个话啊”
狛枝不耐的抱臂看着他,耐心快要被消耗至禁。
预备学科就是预备学科,真是麻烦死了。
听到这里的日向抬起了头,嘴角带着淤青。
狛枝皱起了眉头,莫名的心疼,甚至不安。
“呐,狛枝……”
话说到一半的日向突然停住,继续沉默下来。
这样的日向眼里充满了绝望,让狛枝不喜。
如果身为预备学科连那点希望都没有,那连为希望做垫脚石的资格都没有了。
最后还是他打破了僵局。
“想说什么快点说好吗,与其浪费这点时间我还不如去目睹大家展示希望的风采”
日向终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慢慢的眨了眨眼,眼里还是那般的温柔,脸上也是熟悉的温柔,扯着嘴角的淤青,却还是笑着。
“没什么了”
“さようなら”
日向转头离开,背影在夕阳下渐渐拉长。
“……明天……见”
听到狛枝这么说的日向顿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去。
伸出的手似要挽留什么,但最后还是收了回去。
==========
————————————

猛的从床上惊醒坐起,狛枝下意识的摸向旁边,原本日向躺着的地方是一片冰冷。
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
尽管是以前的事了,但是如果那时的自己能够稍微转过来一点弯,再稍微坦诚一点的话,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吧?
虽然现在转过来弯了但是也没有坦诚一点就
对了。
慌慌张张的翻身下床,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好就冲出房间。
最后地毯式寻找的结果是在厨房发现了他那穿着居家服正在做早餐的恋人。
摸过去撒娇般的环住日向的腰,狛枝把头放在了他的肩上。
“啊……!狛枝,怎么了吗”
日向勉强扭过头,狛枝软软的发蹭的他有些痒。
“在寻求不幸”
=
日向君不足
随便搪塞过去,狛枝瞅了一眼锅里:是蒸鸡
蛋羹。
全能的人工希望里面当然有超高校級の厨师这种才能,加上日向很好的耐心和细心,狛枝也好被养胖了一点,尽管挑食的毛病还是那么讨厌。
“真人妻呢日向君”
关掉火,日向选择沉默以对,犹豫了下,还是没有扯掉挂在他身上的大型白毛生物。
“我向苗木那边请了假,今天可以在家休息一天”虽然今天的工作要在后几天加班补回来就是了。
用手触碰狛枝的额头,满意的感受到正常的体温,刻意忽略了狛枝亮起来的眼睛:
“还有,把衣服给我整理好,烧刚退的人别给我胡来……你连拖鞋都没穿好就下来了吗”
“是是,啰嗦的老妈子日向君”
“喂——!”
脑袋上又挨了一记看上去很疼的爆栗子,狛枝抱怨了一声“日向君真暴力”,日常被日向轰出厨房后晃晃悠悠的上了楼。
好可惜……如果今天早上醒的早些的话就能让日向君替我穿衣服了吧?
因为没有睡饱的狛枝脾气上来,干脆只穿好了鞋,连睡衣都没有换,抱着吃完早饭就拉着日向继续补眠的想法下了楼。
“怎么不换衣服?”
提出这个问题的日向没有得到回答,然后在他刷完碗之后被强硬的拉上了楼,然后又被摁在床上。
以为狛枝要做某些事情而吓得要反抗的日向发现当事人仅仅是在扒掉自己的领口扣子之后就把自己往下一砸,松松的圈住日向后又睡了过去。
“……”
这家伙……
在心里感叹了几声发烧刚好的狛枝真像一个小孩子之后,日向歪了歪头,找了一个对两人来说都舒服的位置后,准备把这几天因为加班而失掉的睡眠时间补回来。
“好梦”

END.
不,日向君你真是太天真了,狛枝仅仅只是因为没有睡饱而懒得动而已(x
原本想写刀来着,我自己也准备写一个刀向的he。
结果发现,越写越像糖。
然后干脆删了一半写起了糖(这就是你拖更的理由
望着被删掉的那部分我肉疼(x
我码了好长时间的(活该
因为想吃蒸鸡蛋羹所以私心加进去了(⌯¤̴̶̷̀ω¤̴̶̷́)✧
我也不知道我在些什么系列
原本想写车的但是……!
想想算了

搞事啊

咦咦咦??为什么写的刀是阅读量最多的??原来你们喜欢刀吗??(bushi
那这次发烧的题目写成刀好了,原本还想发个小甜饼来着:D(你

【狛日】日向饲养日记(二)

来了(:3_ヽ)_
我笑笑电脑我迟早要砸了你
只继承了一半的才能的创妹注意
虽然有希望育成计划但是并没有发生绝望事件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巨型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以上OK?
↓走你
————————————



带着疑似日向创的长发少年逃窜出触发了警报的大楼后,狛枝一刻也不停的带着人跑到了自己的家里。
开玩笑,触发警报后可是出来了一大群的警卫,狛枝可不想在事态稳定之前透支自己的幸运。
稍微歇息后两人就保持着尴尬的状态,与人交流从来就不是狛枝所擅长的,拜此所赐从小到大被他吓走的人手拉手可以绕整个希望之峰学院一圈。
也就那个预备学科会……
停,怎么又想到他了。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狛枝觉得这么尴尬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呐……虽然像我这样的渣滓很冒昧,我的名字是狛枝凪斗,你呢?”
对面的人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名……字?”
“对哦,你的名字”
“……”
对面长发少年还是一脸迷茫。
遭了,这是遇到了失忆吗?
换上了笑容,狛枝准备开口,却听见对面的人断断续续的声音。
“日……向创?”
“……啊,果然吗?”
眼中闪过不明的情绪,狛枝站了起来。
名为“日向创”的少年迷茫的看着他,配上那一身正装和怪异的长发,异色瞳,竟没有半点不协调。
明明记得自己的名字,为什么看到他的时候却是一脸迷茫呢?
心中莫名的不爽,对于日向疑似忘了他的这件事。
“呐,认得我吗?”
————————————



对面前的樱白发少年有一股熟悉感,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跟着他走的原因,但是……
“那个,我们认识吗?”
“……”狛枝抿起了唇。
咦?生气了吗?看这样子是生气了吧?
被心中莫名的情绪牵引,不想让他生气。
但是,怎么也搜索不到与面前的人有关的记
忆。
不如说,是根本没有任何记忆。
只记得一大堆的好像很有用的东西,虽然他也不明白是什么。
但是那些很有用的东西,没一个可以运用到现在,让樱白发名字为“狛枝凪斗”的少年不再生气,还在隐隐约约束缚着什么。
日向突然有些厌烦它们,尽管潜意识里是憧憬它们。
……
憧憬?
为什么要憧憬呢?
【それでも……しかし私はやはりとても知りたい,どうして私ですか?】
【あなたは最も憧れの才能の予備学科,あなたも最も資質のない才能のある人です。】
【空のようにすべてを保持することができます】
————————————

……
……
“好痛……!”
剧痛充斥着有些迟钝的大脑,日向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脑袋,直接从沙发上跌坐了下来。
狛枝直接站了起来,想也不想的跑到日向旁边,抱住了人。
如同凌迟般的剧痛让日向承受不住,想要找一个点来发泄,转移注意。
周围的可够得着的只有狛枝,或许打他几下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日向舍不得,只好攥紧了抱着他的本科生的校服,一边适应着这个突然的陌生的感觉。
剧痛开始慢慢褪去。
【考えてはいけないことはそこで死んだ方がいい】
【痛みをもたらすだけです】
————————————



在最初的急疯了过去后,逐渐冷静下来的狛枝突然意识到了他们此刻的尴尬处境。
两人跌坐在沙发的扶手旁,他紧紧的抱着他怀中的日向,而对方因为疼痛也缩在了他的怀里,带着黑手套的手攥着他已经皱了的校服,散乱的黑发铺在地上。
“……”
“……”
两人相对无言。
狛枝没有放开手的意思,日向只好先开了口:
“那个……”
对方却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松开了手,站了起来,冷着脸抿着唇。
“客房在二楼的第四个房间,因为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所以尽管是我这样的垃圾也请日向君忍耐下吧”
根本不给人划重点的时间,狛枝几乎是逃一般的上楼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把自己扔进了柔软的床铺,狛枝把脸埋在枕头里,想要挥散在脑海里有无若无的,那股清香。
柔软的发挡住了微红的耳尖。
不过一个预备学科……区区预备学科……

预备学科

TBC.
因为傲娇(划)害羞而丢下创的枝
昨天晚上肝完的我: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你们放我回去我不要来KTV我要回家睡觉!!!!
现在准备发布的我:位置在改一下……OK……woc这电梯怎么回事!!!
体验一下电梯坏了的快感:D

存稿

存稿又没了(恍惚
……
鬼知道我明明保存了为什么一个晚上过去就又没了!!!!
我家电脑存心和我过不去?!(╯°Д°)╯︵┻━┻
我jdisbciegauei
就是这样
md今天还想更来着(●_●)

靠你们两个有毒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堆女生图片怎么混进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搜的是女生图片没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狛日】晚安

被屏蔽了(:3_ヽ)_
是刀(:3_ヽ)_
今天我高兴所以我大半夜产(:3_ヽ)_(虽然是刀
题目:心脏
@狛日专属粮仓
继续不务正业(?)的我
be注意
架空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巨型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以上OK?
走你↓
————————————
“诶……想去的地方?”
当躺在病床上的狛枝这么询问日向的时候,日向撑着脸思索。
“因为,想要在痊愈后和日向君一起去旅行呢”
今天的狛枝明显很高兴,连脸上平时维持着的温柔而又疏离的笑容都有些绷不住了。
“诶……?这么说是找到了合适的心脏?”
“嗯!手术就安排在十天后,在结束后,一起去旅行吧,日向君”
正在削苹果日向看恋人绽放出的笑容,恍惚了下,回忆起狛枝的经历。
从小因为心脏病而一直待在病房里,父母坠机双亡,留下了巨额遗产,因为身体稍好一点出去逛一下,结果遭遇绑架,脱险后却在垃圾桶旁捡到了彩票,中了千万元……总之,在经历了一系列起起落落事件之后。
狛枝,只剩下了日向这个发小,兼恋人。
只要狛枝想,他就能在支付不幸后得到想要事物,但是唯独这个心脏病,无论经过多少次,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阻拦。
终于在医生宣布狛枝还有半年时间之后,找到了合适的心脏。
而日向从小到大最常听的就是狛枝想去旅行的愿望。
意外的固执,但也无趣而又普通呢。
“啊……是这样啊,真是太好了呢”
这么想着的日向,挂起了笑容。
“那,第一站,就去海边吧”
兴高采烈的狛枝并没有注意到日向有些不对的笑容。
合适的心脏……是啊,“合适”的心脏。
【ごめんなさい。】
【愛してる】
————————————

对了,狛枝。
怎么了,日向君?
这几天我要出去一下,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啊……没关系的呢,像我这样的渣滓怎么都好啦,只期望日向君能在手术后来迎接我就好了……唔!
这么说的狛枝被日向用削好的苹果塞住了嘴巴。
自贬语言给我消音啦。
好过分……日向君。
好了好了,已经这么晚了,睡吧。
日向无奈的把这个病患塞进被窝里,然后拉开了台灯,处理起了文件。
工作狂呢日向君。
我要是真的工作狂就不会管你的啦。
狛枝看着灯光下日向认真的侧脸,轻轻笑了一下,想到了十日后的手术,心情又不由得愉快起来,拉了拉被子,合上了眼。
晚安,我爱你哦。
迷迷糊糊见听见日向这么说,但狛枝也很困了,所以也是应付了一声。
我也爱你。
【さようなら】
————————————

所以说……一起旅行什么的,是骗人的啊。
狛枝看着一望无际的蔚蓝的海,轻轻的蹲下身子,捂住了心房。
这里,跳动着日向的心脏。
“啊啊……所以说从头到尾都被骗了吗,真是狡猾呢”
“但这么说也不对呢,因为,日向君,从头到尾,都没有答应我这个渣滓啊”
依旧说着自贬的话语。
但是,那个,会用无奈的神情,用手轻轻敲他一下让他闭嘴的人,已经不在了。
狛枝揪紧了胸前的衣服。
……为什么呢。
好痛啊,真的,好痛啊,明明在发病时,都没有这么痛啊。
这就是心脏死去时的疼痛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撕力竭地的笑声夹杂着哭腔,一滴眼泪砸在沙子上,逐渐晕开。
【あなたは私の心臓を連れて死んだ。】

END.
————————————
翻译:
【ごめんなさい。】=对不起
【愛してる】=我爱你
【さようなら】=再见
【あなたは私の心臓を連れて死んだ】=你带着我的心脏一同死去
PS:
大半夜突发奇想产了个刀,写的挺爽(。
具体是狛枝得了心脏病快死了然后
日向就把自己的心脏给他了。
痊愈的幸运=失去日向的不幸
诶嘿(:3_ヽ)_
混更一发(:3_ヽ)_